彭东海:人一走,变漂亮
2012-07-02 11:55:00
来源: 《中国广播影视》专栏记者:彭东海
    最早,主持人没现在这么火,人数这么多,脾气这么大,气场这么强。
    最早,没“主持人”这个叫法,叫“播音员”。地方台最早的一批播音员多来自当地剧团、文工团。那时,甚至省级台的播音员都多少带着些地方口音。他们脸上的妆由戏班出身的化妆师绘制而成,红脸蛋、红嘴唇,很愣的眉毛……一个个“发声机器”的形象跃然屏幕之上。
    可以站着,可以走动着,可以转头与拍档交流眼神,是从“播音员”向“主持人”转变的开始。记得当年河北先是出了一个叫蔡猛的,然后又出了一个叫刘建宏的——1990年北京亚运会召开前,体育节目主持人似乎一下子需求很旺。当年我台一位主持人立即感悟到职业方向,很快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本地观众中产生了影响,经常收到大摞观众来信,赞许他对足球、乒乓球、射击甚至对中国象棋的解说都是那么内行和地道。其实只有同组的同事知道他是如何工作的:先向外地台体育节目同仁写信,对方寄来节目成带;然后他到机房放带子、按暂停键,把节目中的解说部分誊写下来;然后进配音间配上自己的声音,最后加上头尾和出镜画面剪辑播出。不论他树立个性的途径是怎样的,在那个主持人个性稀缺的年代,他的确获得了阶段性成功。
    在今天,个性已经是对主持人最底线的要求了。电视台整体业务、管理环境和发展战略,是培育和树立主持人个性的根本。不夸张地说,在某些城市台,一个主持人发型有所改变,都会招来上级主管领导的意见,这些意见甚至具体到着装——领口高低,胸围松紧。尤其是新闻节目主持人,在某些地方领导眼中,她们简直就跟自家儿媳妇一样,得管。还有一些台,本来节目品类就少,主持人个性划分更是模糊,今晚做新闻节目,明天担纲文艺节目,后天又出现在大型活动现场,做久了,尽管满世界都是这个人,反倒没了个性。
    优秀的天才型主持人是稀缺资源,各台也都在嚷嚷好主持人匮乏。因此,最先在用人制度上打开口子实行倾斜的,往往是主持人岗位。很多台都不止一次甚至每年一次地招募主持人。比如我所在的市级台,更是主动出击,联系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的应届生,许以优厚待遇,试图吸纳人才。人居然来了,但是又走了。不但这个走了,原有的成熟主持人也开始往外走了。这一走,就不止一位。
    近来卫视大牌主持人开始走动,这走动背后牵动着艺人团队、媒体营利大计,其潜在搅动起的收视利益不知该以多少万计。而一个城市台主持人的走动,可能只是为解决生计问题。我所在的台,聘用劳动关系的主持人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这是本地中档饭店一位传菜工的价格。所以,当本省一个省级播出平台开出十倍于此的薪水时,走,是必然而决然的。
    媒体都在改变,我台也在改变,比如原先的“人事处”改名叫“人力资源处”了。但是,无论叫什么名称,他们仍无法决定某一个人的薪酬标准。在这里,没有哪一个职务没提升、职称没晋升的人有过薪酬方面的变化。“人力资源处”没这个权力,谁有呢?我打量四周,似乎谁都没有。
    偶尔,那些走掉的主持人出现在别人家屏幕上时,原先的领导和同事会惊呼,哇,怎么这一走,居然比在我们这里时漂亮了许多呢?有人答说,那是照明和化妆的缘故吧。领导就会说,哦,要不咱们也引进一个化妆师?来源:《中国广播影视》专栏记者:彭东海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电视
  • 电影
  • 广播
  • 节目
  • 媒体
  • 广告
关于我们| 理事单位| 发行征订| 广告招商|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广影视网 北京中广传华影视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运营
本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本站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翻印或转载本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京ICP备0900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