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龙:不要忘了为什么出发
2012-08-02 10:58:00
来源: 《中国广播影视》
前同事在辗转数家媒体之后,又跑到一家电视台的综艺频道,担任梦想类公益节目的编导
    前同事在辗转数家媒体之后,又跑到一家电视台的综艺频道,担任梦想类公益节目的编导。某日看她凌晨三点还发了一条微博:奔波一天到现在才录好所有外拍,刚到宾馆躺下,对方发来短信,不想上节目了。悲催啊,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是今年第N回被拒了。
    一线的编导、记者、摄像辛苦,电视台的后期也不轻松,研发部门的电视人更是心苦,他们的纠结在于:上不知领导的真正意图,不知道他们到底能接受什么样的模式或形态;下不知电视机前到底有哪些受众,他们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节目。朋友在电视台研发部门,这么多年研而不发,折腾至今,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节目越来越拎不清楚,不能做什么倒是心知肚明:不能做新闻类节目,新闻来源就那么多,报道尺度难以把控;不能做综艺,需要明星和嘉宾资源,成本巨大;不能做情感故事,题材容易重复,无非婚外恋,包二奶,容易落入俗套;不能做辩论节目,多半话题,专家不买账,普通观众还未必看得懂,收视难有保证。
    看看这张“不能做的节目”清单,那些负责研发的朋友可能“连死的心都有了”。不过,研发期间,改版之中,种种纠结,次次折腾,倒是应该引发我们对自身生存价值的追问:需要那么多大同小异、面目相近的电视节目吗?需要那么多定位模糊的频道吗?
    频道的建立,申办者一定有坚挺的理由: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与文化生活的需要。确实,人民群众需要轻松、健康、快乐的文化生活,但是现在电视频道,机顶盒里一搜索跳出来100多个——从数量上说,也许会问:看得过来吗?而从内容上说,则要反问:有必要看吗?许多的节目题材雷同,形态相仿,有态度的、有温度的、有深度的节目不是很多。实话说,晚上加班回去,常常枯坐于客厅沙发之上,作为电视人,我连打开电视机的一时冲动都没有。
    前些天,电视遥控器发明者尤金·波利去世了,早在1955年,他就发明了“闪光助手”遥控器,即用光束指向屏幕的感光器,就能开启和关闭电视机,并且转换频道。有网友在追思这位发明者时发帖说,现在的遥控器上那么多按键,也许它的发明者尤金·波利今生也没有把所有的按键都按过一遍。想想电视机顶盒里100多个频道,也许有人无聊时都搜索过一遍,但有多少观众在每个频道停留过3分钟以上?
    当然,不可否认,我国是人口大国,拥有世界上人数最多的电视观众,而且电视在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频道的建立,既有着历史的复杂渊源,也有着现实的利益博弈,不过,只有真正被观众接受乃至喜欢的媒体或节目才会有生命力、影响力。从这个意义上说,电视频道、节目不是越多越好。就像满足了“温饱”之后,大家都得慢下来,静下来考虑考虑“健康”、“营养”、“安全”的问题了。
    “为了谁”这一命题,不是什么新话题了。不要因为走得太远,以至于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电视
  • 电影
  • 广播
  • 节目
  • 媒体
  • 广告
关于我们| 理事单位| 发行征订| 广告招商|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广影视网 北京中广传华影视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运营
本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本站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翻印或转载本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京ICP备0900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846